中國與瘟疫的千年戰爭

明名醫抗瘟劇照《大明劫》

醫學史話

劉暢 朱基超 陳將鋒

 中國可追溯的瘟疫歷史約3500從西元前770的春秋時期到西元1911清朝末期的2681中,信史記錄的災疫之年669,平均一次。

 瘟疫,從古至今都不是單純的醫學問題,而是關係到國家政令、醫事制度、法律規範、公共衛生、民眾信仰等方方面面的社會問題。

 中國很早就著手於防疫系統的建設。周朝建立伊始,在基層行政區設立了巫醫,備有草藥,用於防疫。北魏永平,宣武帝置醫館,疫情發生時官吏驅疫工作需要落實到每家每戶。唐朝政府設立州級醫科學校,頒佈政令要求各地醫學生人數必須達到當地人口的一定比例。同時,唐朝還建設「病人坊」,作為專門收治傳染病患者的醫院。宋代會刊發疫情防治的資料,並實行「駐泊醫官」制度,即中央安排輪差醫官去地方行政區服務。明清時期,中央管轄的惠民藥局會在包括邊遠地區的全國範圍內派駐醫官、醫生、醫士。一旦發現疫情,這些地方醫療機構在上報資訊的同時,需要馬上與當地政府配合,劃分隔離區、安置病人並安排治療。

 那麼,古代應對疫情的方式主要有哪些呢?

 隔離,自古就是針對疫情擴散的有效防控方式。史料記載的最早的「小湯山醫院」建於西漢元(即西元,當時各郡國蝗旱並起,瘟疫流行,平帝下詔建立了公立臨時疫病隔離醫院1975,湖北雲夢出土了一批秦簡,裡面提到要將麻風病人送到「癘遷所」。「癘瘟疫,「癘遷所」屬於專為瘟疫病人而建的隔離治療場所。東漢延,軍中大疫,政府設立了專門的軍隊傳染病院「庵廬」,用於安置流行病患者。清代,為防止天花傳播,政府會通過行政命令將患者統一隔離安置於一地。據論語第六章記錄,孔子探望患疫的學生冉耕,沒有走到病榻前噓寒問暖,只是隔窗而談。

 關於隔離,清代熊立品在防疫全書提出「四毋原則」,即「毋近病人床榻,毋憑死者屍棺,毋食病家時菜,毋拾死人衣物。」

 如果疫情持續嚴重,中央政府便會著手安排官員巡視疫情並施醫賜藥。兩漢時,在疫情流行的情況下。中央政府會派中謁者或使者巡查疫癘流行狀況並致醫藥。唐朝,唐文宗曾下詔命地方大員親自去疫區安撫民眾並送醫送藥,最後還須向他一一彙報。從宋代開始,政府已將疫病流行時的醫官派遣與藥物救濟制度化,所有的診療與藥物發放都無償進行

 防疫工作進行的同時,為保證地方民生,從西漢開始,對於疫區會賜錢發糧,減免徭役賦稅。宋代曾有賜河北災民八十歲以上或病重不能生產者每人「米一石,酒一鬥」的記載。同時宋代還建立了社會保障機構。如安置無處可歸病人的安濟坊,收養鰥寡孤獨之人的養居院。而病逝者則由助葬機構「漏澤園」負責掩埋入公共墓地。對於疫情中的死者,由政府出資置棺下葬一直是古代政權非常重視的一件事。一是出於對逝者本身尊嚴的保全;二是對於逝者家屬心情的安撫。三是妥善安置屍體從而降低疫情擴散的風險。

 由於古人對瘟疫畏之如虎,瘟疫產生後往往流言四起,社會動盪。政府一般會實行祈神禁巫的活動。祈神由政府主導,以安撫百姓情緒。禁巫則是由於巫醫分立,相信巫術的人往往會拒絕藥物治療,這時就需要政府強制介入控制巫術行為氾濫。

 古代並未出現微生物學,所以古人法瞭解瘟疫的傳播機理。但是,這並不等於古人不知道瘟疫的傳播途徑。以鼠疫為例,古人針對鼠疫提出了「日常不可坐地、保持房間整潔、見死鼠需要屏氣並掩埋」幾種應對方式。可見,這幾種應對方式正好對應了後世研究得出的鼠疫的主要傳播方式昆蟲叮咬傳播與飛沫傳播。

 在人工免疫方面,西元前世紀便有了政府組織的狂犬撲殺活動。據史料記載,東晉道教學家、化學家、醫藥學家葛洪就曾經提出「取咬人瘋犬大腦風乾後敷於患處」的方式來治療狂犬咬傷,效果如何無法考證。但是,應對天花的「種痘」之法的確是行之有效的。

 中國在16世紀就已經發明了人痘接種法。有考證認為其發源於明隆慶朝的甯國府太平縣。種豆方法分為:豆衣、豆漿、旱苗、水苗四種。其中以水苗為上,還總結出了連以上的豆苗更加安全的經驗。

 可見,隔離、救治、賑濟、安撫、人工免疫等應對方式在古代就早以應用。但是以上種種防疫措施的生效有一個共同的大前提,即國家安定,經濟繁盛。

 唐朝中期以前,政治穩定,經濟繁榮,前3 位皇帝唐太祖、唐太宗、唐高宗當朝60年間,僅有疫病暴發的記載。相比之下,東漢末期,政治動盪,刀兵四起。瘟疫暴發頻次由平均15.7年一次上升一次。曹魏初期更高達,與旱災、蝗災、兵災並生群發。國家動盪往往會導致疫情暴發,疫情暴發往往導致刀兵之禍,而刀兵之禍又加重了國家動盪。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這個迴圈每進行一次,都如磨盤一樣碾碎無數人的性命。
    人類與瘟疫的抗爭從未停止過,瘟疫會在人類的發展過程中反覆來襲,但只要我們迎難而上,不畏艱辛,必將走過黑暗(高豔坤整理)

分享貼文

哈萩

中國醫藥導報

營業時間
週一~週五AM08:30-PM18:00
聯絡電話
02-25676228
地址
台北市中山區民生東路一段51號5樓之1

 

傳真
02-25682454
E-MAIL
[email protected]

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