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性熬夜也是一種癮

報復性熬夜也是一種

文/張繼明(北京師範大學學生心理諮詢與服務中心)、徐淑麗(北京回龍觀醫院康復科)

 近年來,不少人面臨著「報復性熬夜」的問題,明明有時間睡覺,卻不去睡,其中尤以年輕人居多。
 願意對自己在白天未能體驗的積極、愉悅進行補償,這種想法,不是壞事,是一個人願意關愛自己、 尊重自己內在需要的表現,這值得肯定。但這種想法下,補償自己的方式和內容要改變。

 王小姐是位剛畢業、在某跨國公司任職的白領。她感覺白天上班如打仗,下班到家「人都被掏空了」。可就是這樣,11點半上床後,就開始用手機刷抖音、追劇、玩遊戲,似乎只有到兩三點,眼皮子都睜不開了才能睡著。對此,她也很苦惱,「我當然知道熬夜不好,現在年輕,還扛得住,但確實感覺身體不好了。我總覺得白天累了一天,晚上不玩一會兒,挺委屈自己的,可一玩就忘了時間」。

 王小姐的表現就是典型的報復性熬夜。近年來,不少人面臨著「報復性熬夜」的問題,明明有時間睡覺,卻不去睡,其中尤以年輕人居多。這和壓力性熬夜不同,壓力性熬夜是有尚未完成的工作要做,而報復性熬夜是明明知道熬夜傷身卻不願意睡,這點和習慣性失眠不同,後者是想睡睡不著。

 報復性熬夜的特點就在於潛意識裡的「報復」二字,這一心態似乎有兩種內涵:對白天忙於工作,疏於照顧自己感受和需要的自己進行報復「忙了一天,我總得好好高興一下吧!」;對使得自己忙於工作,無法照顧自己需要的外部環境(公司、上司等)的報復「瞧!就算你們這樣對我,我也是可以讓自己感覺嗨的!」。

為何深陷報復性熬夜

 到底是什麼原因,使得如此多的年輕人深陷報復性熬夜而無法自拔呢?

 分析下來,大致有兩個原因。首先,是一種名為「過度補償」的心理防禦機制在起作用。

 著名的心理學家阿德勒這樣解釋補償機制:當人們因生理或心理問題感到受挫時,便會不自覺用其他方式(或在其他領域)來彌補這種缺憾,緩解焦慮,減輕內心的不安。

 一些補償是積極的,比如一個癡迷籃球,但受身高限制,無法從事職業籃球的少年,轉而學習籃球裁判專業,成為著名裁判,這是個典型的積極補償的例子。

 但對於報復性熬夜的人來說,這個補償是「痛並快樂著」。

 很多人認為,整個白天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只有晚上睡前的幾個小時才是屬於自己的,這時要多補償自己一些,不然都對不起自己,正是這種想法導致瘋狂的熬夜。這是對自我的補償,也是對現實的無聲反抗。

 因此,我們要看到報復性熬夜是一種「消極的過度補償」。   

 另外一個導致報復性熬夜的原因是電子產品成癮,包括網路成癮、遊戲成癮等等。
 對絕大多數報復性熬夜的人來說,其熬夜形態都是「一機在手,萬事不愁」。
 手機、平板電腦的便捷性、網路的便捷性、網上內容的豐富性和趣味性,使人們很容易陷入虛擬世界裡,體驗著「虛擬的快感」而無法自拔。因此,報復性熬夜的另一個實質也是一種成癮行為。

身心皆受損不可逆

 偶爾的報復性熬夜一般影響不大,但長期的報復性熬夜對於個人來說,可謂得不償失。

 睡前幾個小時熬夜得到的愉悅體驗,可能帶來的更多是身心受損,以及隔天工作效率低下的惡劣後果。

 長時間的慢性睡眠剝奪,會使得個體認知能力和認知過程受損,體現在注意力、記憶力、思維效率下降,工作中容易出問題,甚至是出事故。

 此外還容易引發抑鬱心理,嚴重的會導致抑鬱症。

 例如熬夜的次日,熬夜者經常會口乾舌燥、腰酸背痛、頭暈眼花、體力透支嚴重,長期累積下來,會對心血管系統、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和視力等構成不可逆的影響,使得身體整個垮掉。

 另一個風險在於,長時間的報復性熬夜,很可能導致習慣性失眠,使自己想睡都難以睡著了。

如何調整報復性熬夜

 如何解決弊大於利的報復性熬夜呢?需要從社會和個人兩個方面去努力。

首先應該減少導致報復性熬夜的社會環境因素

 很多人的報復性熬夜源自於「白天真的沒有時間關照自己的感受和需要」。

 那麼,我們當前的社會環境中是不是可以多一些提醒自我關愛的文化氣氛?
 作為公司、單位,在管理過程中,能不能從管理文化、管理風格、工作設計、工作環境等方面給員工更多一些的關愛。

 相比於組織機構而言,工作者畢竟還是處於相對弱勢的位置,沒有多少說「不」的餘地,也沒有拒絕的勇氣。通過組織機構、領導的主動調整,避免員工在夜晚以熬夜來進行「報復」,而組織也能得到更健康、更有效率、更忠誠的員工,這其實是一種雙贏的結果。

其次在個人層面上進行改變

 我們要理解報復性熬夜背後的過度補償機制。願意對自己在白天未能體驗積極、愉悅進行補償,這種想法不是壞事,是一個人願意關愛自己、尊重自己內在需要的表現,值得肯定。但這種想法下,補償自己的方式和內容要改變。

 我們首先需要全面考慮清楚,什麼才是自己真正的需要?其次,想清楚除了手機、遊戲、刷劇等之外,是不是還有其他方式?

 而且要看到拓展自我關愛方式的重要性,增加閱讀、健身、音樂、人際交流等自我關愛方式,盡可能多管道地豐富自己的愉悅體驗,避免將積極感覺來源局限在與手機、網路相關。

 此外,提高自我關愛的意識,增加在白天的自我關照行為和愉悅體驗,也是減少晚上睡前「報復心理」的好辦法。

 例如工作再忙,也提醒自己小憩幾分鐘、活動一下、做個一分鐘的冥想、來一段辦公室的健身操等。很多時候,是我們忘記了照顧自己,而不是擠不出時間來照顧自己,這些調整是我們可以主動完成的。

 另外,養成良好的睡眠習慣也是非常重要的。有條件的話,可以在睡前沐浴,將身心帶到準備睡眠的狀態。不將手機帶上床,甚至不帶進臥室。進行睡前的冥想、放鬆練習以促進入睡。

 總體而言,報復性熬夜是一個有時代色彩的社會現象,也是個人得不償失的選擇,我們要予以重視,及時調整改正,確保身心不受此影響。 

分享貼文

哈萩

中國醫藥導報

營業時間
週一~週五AM08:30-PM18:00
聯絡電話
02-25676228
地址
台北市中山區民生東路一段51號5樓之1

 

傳真
02-25682454
E-MAIL
[email protected]

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