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以翔先生猝死 談簡易急救

急救

文/董延齡國醫大師

 最近很多報章雜誌都以大篇幅報導:「台灣知名藝人高以翔在大陸寧波製作電視節目時,突發心血管病猝逝的消息」,凡知道此一消息的同胞,識與不識,沒有不感悲傷的。

 按理說高先生正當35的壯年,身體健康狀況正是登峰造極之年齡,不應有一點小的挫折就突然支撐不住而發生意外的。相信他自己的胸部或腦部當時必然發生非比尋常的不適感,只是他為了工作的責任與榮譽,強忍著疼痛,沒有及時適當的表達;再說,當時影視公司有沒有設置救護人員也不得而知一般情形,除極具危險性的高空表演或武打表演外,是不設救護人員

 再說,一般醫院不論大小,如有急救設施的,都必須在危急發生時,先打求救SOS電話至最近的醫院,請醫院派救護車前來接至醫院。醫院再以各種例行檢查瞭解疾病發生的原因,然後才開始治療。如此-叫車-派車-接至醫院-施治以前的檢查,起碼要耗費一、二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白白誤了急救的「黃金時間」,因此擔誤了不少寶貴生命。這一點,凡有責任心的醫護人,談到急救的誤區,沒有不痛心疾首的。這種西方醫行之有年的急救法,到底是正確?還是正確?誰無法論斷,即使知道,恐怕亦無能力解決
 現在世界各國都在提倡「精準醫療」,據此而論,以筆者淺見,最該改革精準療的,首屬急救之道。
 20年前我和董玉京教授任蔣公御醫多年同在立法院醫務所服務,在診餘之暇,曾談及現代醫學急救的缺失,我們都感到痛心疾首,但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其後在因緣際會下我在立法院、考試院、交通部郵政總局、中國石油公司等政府機關醫務所利用針灸的「回陽針」,曾急救過2030

種方法,對「心因性」的或「腦因性」的突然昏倒,如能取對穴位、配穴、得法、手法無誤,都有立竿見影之功效,但這是一種「鍵入性」的治療方法,又限於施針者操作的能力,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2009我應美國自然醫學研究院吳恒瑞博士之邀赴美演講:中醫對特殊疾病之治療,會後返國時,途太平洋上空,可能因空氣稀薄,突然有一西方女孩昏側,飛機上即時廣播,希望有醫護人員前往急救,當時我坐在後艙,聽到廣播,我即搖搖晃晃地的走過去,在昏暗中看到二位西方醫師,已在機艙走道上經她急救,我看他們東摸摸西摸摸急救了約20分鐘仍無效果。當時在飛機上搖晃的情形,我雖隨身帶了針灸針,根本無法下針,兩位醫師急地滿身大汗,我也十分擔心。在萬分驚險的情況下,我乃急中生智,想起多年前我曾用過的一招祖傳「董氏點穴急救法」。此法簡單易行,又有速效,我看二位給她急救的老外醫師,無計可施,我即走近前去,用我生硬的洋文:「Let me Try ?」他們很快地讓開,我立刻上前蹲在患者左前側,以右手緊握她的左手腕,再以右手拇指扣住患者左腋下極泉穴,其餘四指緊板胸小肌、中府、雲門二穴,順勢向患者左上前方猛扯,才三下那位小姐立刻坐起,原來蒼白的臉變紅了,紫黑的唇也紅了。坐在附近的乘客即刻響起一片如雷的掌聲。很多人問我是用什麼方法把她救起來了,我半開玩笑的說:「是用Chinese Kung Fu」。有些乘客高喊:「We know Chinese Kung Fu!」。這是我平生驕傲的一次最有意義的事了。在此寫出和讀者分享。

分享貼文

哈萩

中國醫藥導報

營業時間
週一~週五AM08:30-PM18:00
聯絡電話
02-25676228
地址
台北市中山區民生東路一段51號5樓之1

 

傳真
02-25682454
E-MAIL
[email protected]

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