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老人如何保護關節

銀髮族

文/呂卓誠 王友
 疫情期間,老年人群,特別是患有關節疾患的老年人,該如何預防關節炎發作,避免關節損傷呢?

     外出需防跌倒

 如果老人必須外出,如買菜、買口罩等,需注意「五防」防滑、防絆、防扭、防踩空、防不看。應穿著合適的平底鞋,避免濕滑不平路面。膝關節退變的老年患者,建議使用手杖。手杖可有效預防摔倒,老人可將手杖與疼痛側下肢「同行」(即同時向前、同時著地)。

     走樓梯拉扶手

 患有膝關節病的老人在有電梯的情況下應該優先乘坐電梯。如果沒有電梯,上下樓時要抓住扶手,在穩定自身平衡的情況下上下樓梯。拉好扶手不僅能減少膝關節整體負重,也有利於防止身體失去平衡和跌倒。

  提物不宜過重

 疫情當前,為減少人員接觸,居民往往需要下樓自取快遞外賣。如果快遞和外賣較多、較重,老年人不要勉強多提。遵循提重物「可抱不可拾」的原則,先將身體向重物靠攏,緩緩蹲下,用雙手將物品拿穩後,用腿部力量支撐身體,緩慢站起來,避免突然用力。

  洗手要用熱水

 如有手指關節退變,應儘量使用熱水洗手。洗手時,除使用七步洗手法外,若有指間關節僵硬,可在熱水中做手指伸屈、張開併攏和握拳伸指等鍛煉。

  居家做好運動

 適量居家運動有助提高老年人的免疫力,可以進行股四頭肌鍛煉、床邊伸屈膝關節、原地踏步走等。
 老年朋友如果出現關節周圍骨折、嚴重關節扭傷、韌帶斷裂、關節紅腫熱痛(感染),或關節脫位等急性情況,除在家使用冰敷、支具臨時固定外,需及時前往醫院就診,以免貽誤治療時間。

如果新冠病毒長期遊蕩人間……

武漢肺炎

文/楊金偉

 新冠病毒會像SARS一樣人間走一遭,還是像普通流感一樣長期存在、每年冬季捲土重來?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國家生物防禦和傳染病中心終身教授吳雲濤及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與衛生統計學系副研究員劉玨為大家解疑釋惑。

有可能長期遊蕩人間

問:新冠病毒有可能長期存在嗎?

吳雲濤:2003中旬之前,SARS病毒席捲而來,主要集中在廣東省廣州市,隨後疫情擴散到全國多數省份,月下旬疫情達到高峰後緩解,中旬以後全大陸沒有新發病例出現。如果新冠肺炎也是如此,那將是比較理想的結果。等到月份,氣溫升高、空氣濕度大,這些條件不利於新冠病毒生存,就像SARS一樣,「灰溜溜」地走掉。

 第二種情況則是新冠病毒與人類長期共存。新冠病毒有可能每年冬天都會卷土而來,但不同的是,它的毒力變得沒有那麼強,所引起的症狀就像感冒一樣,甚至比感冒弱,也可能連發燒也不會引起。從進化角度來看,病毒的進化要對自身有利,如果將宿主殺光,自己也將無處藏身、無法繁衍。打個比方,新冠病毒就像山上下來的一群土匪,剛進城就殺人放火,搶城裡人的房子住,土匪不斷與城裡人鬥爭。大部分病毒「土匪」被人體的免疫系統打得落花流水。那些見房子就燒的病毒土匪發現這對自己並沒有什麼好處,於是變得溫和一些的逐漸被改造成了良民,長期住了下來。這是一個博弈的過程。聰明的病毒不會讓自己太強,不會將宿主殺掉,而且也會儘量避免刺激宿主的免疫系統。

變異可能性較小
問:新冠病毒會發生變異嗎?
吳雲濤:上述兩種情況是比較理想的發展趨勢,另外還有兩種可能。新冠病毒的毒力可能沒有改變,會和今年發病情況相同,但重症發生率、死亡率等資料會有所改善。因為大部分被感染的人體內產生了抗體,所以感染的人數不會那麼多,而且即便發病也不一定會很嚴重。除此之外,鑒於國家採取的強有力的防控措施,即便新冠病毒疫情再次發生,也是完全能夠應對的。從內至外,疫情再次發生處於可控狀態。
 最糟糕的莫過於新冠病毒發生了變異,這種可能性比較小,但我們不能排除這個可能而掉以輕心。新冠病毒有可能發生重組、變異,在冬季重返,也有可能3年後重返,那時它的毒性會更強,在感染呼吸道引起咳嗽、發熱之外,也有可能引起消化道感染,造成腹瀉等問題。
做最壞的打算,最充足的準備
問:針對可能出現的情況,應如何應對?
劉玨:新冠病毒有自己的特點,雖然國際病毒學命名委員會把它歸為SARS同種,是一個兄弟病毒,但是病理上,它既不是SARS不是流感,作為一種新出現的病毒,轉歸如何既取決於病毒本身也取決於防控措施。2009A流感已經轉變為常態化疾病,並不可怕。任何新發病毒,即使長期存在,只要能夠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保護易感人群,都是可防可控的。以流感為例,中國大陸有全國流感監測網路,可以及時對疫情進行監測,還可以接種流感疫苗來保護易感人群。北京市2007就開始為全市的在校中小學生及60以上京籍人群免費接種流感疫苗,資料證明,流感疫苗對流感疫情能夠有效控制。目前,全大陸多數省份的每日新報告病例數已經降湖北除武漢外的其他地市也都降至20以下,而國外的新冠疫情正處於上升階段。除了繼續做好國內各項防控措施以外,也要嚴防向境外輸入的風險。
吳雲濤:我們應該充分考慮這四種情況,做最壞的打算、最充足的準備,保證損失最小,我們有信心也有能力戰勝病毒。所做準備的出發點就是假設病毒再次重返,最主要的是對後兩種情況做好應對措施。首先要追溯病毒來源,就像山裡的土匪,如果不知道從哪個山頭跑出來的,就無法從源頭控制。所以,一定要制定相關法律,革除爛食野生動物陋習,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等。另外,修訂生物安全法,對於冠狀病毒野外收集和實驗室實驗要安全操作,嚴防外泄。如果野生動物體內或是實驗室的冠狀病毒與新冠病毒進行重組,事態會變得更嚴重。
 在科研方面,要儘快研製疫苗和特效藥。對於藥物研發,此外,要做好儲備工作,包括足量的新冠肺炎康復者的血清,以及快速診斷試劑。這些工作至少要在冬天來之前準備好。

新冠病毒是自然進化產物

病毒

【本報訊】(記者張家偉)由美國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哥倫比亞大學、圖蘭大學、英國愛丁堡大學和澳洲雪梨大學學者組成的研究團隊近日在英國期刊《自然‧ 醫學》發表文章說,科研證據顯示導致這一疾病的新冠病毒是自然進化的產物,而不是實驗室合成的。

 據斯克里普斯研究所介紹,團隊對中國大陸研究人員提供的新冠病毒基因組測序相關資料進行了分析,並據此探討病毒的可能起源。

 研究人員重點研究了在入侵細胞過程中發揮作用的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兩個特徵:一個是「受體結合域」,它如同一種可勾住宿主細胞的鉤子,另一個是切割位元點,也就是使病毒打開並進入宿主細胞的分子「開瓶器」。他們發現,新冠病毒刺突蛋白與人體細胞的結合效率之高,通過基因工程無法達到,只有自然選擇才能實現。

 

 此外,假設有人嘗試合成可作為病原體的病毒,他們也需要基於一種已知會致病的病毒分子架構來構建這種病毒。而研究人員對比發現,導致這次疫情的新冠病毒的分子架構與已知其他冠狀病毒的分子架構有較大差異,反而很大程度上與蝙蝠及穿山甲身上找到的相關病毒類似。

 文章作者之一、斯克裡普斯研究所的克利斯蒂安‧ 安德森博士在一份聲明中說,新冠病毒相關的特徵,即刺突蛋白「受體結合域」部分的變異以及病毒獨有的分子架構,都排除了它是實驗室合成的可能。

 團隊的結論與此前多國學者聯合在英國醫學期刊《柳葉刀》發表的聲明吻合。這份聲明說,科研工作者對引發這一疾病的病原體進行全基因組分析後的結果壓倒性地證明,新冠病毒來源於野生動物。

 就病毒傳播給人類的途徑,安德森等作者提出了兩種可能:第一種推測認為,病毒經過在非人類宿主中變異和進化,成為目前致病性較高的病原體狀態,然後傳播給人類;另一種推測認為,非致病性狀態的病毒先從某種動物宿主傳播給人類,然後在人類中變異和進化成目前的病原體狀態。

新冠病毒來襲 中醫為何可以發揮作用

普濟消毒飲

新冠病毒來襲

中醫為何可以發揮作用

文/李濟仁(安徽省皖南醫學院教授、國醫大師)

 新冠肺炎疫情如今已經進入全球大流行。西醫認為,新冠肺炎是由新冠病毒感染所導致的傳染病。中醫是如何認識「病毒」,對此有哪些治療經驗可以分享呢?

 新冠肺炎屬於中醫「疫毒」的範疇。問.刺法論對於「疫」就有描述:「五疫之至,皆相染易, 無問大小,病狀相似,不施救療,如何可得不相移易者?」並提出「不相染者,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避其毒氣」的防疫治疫之法,對於現代中醫抗擊新冠肺炎等傳染病仍具指導意義。

氣候異常變化和癘氣合而為病

 中醫學認為,形成「疫毒」的原因大致為兩種。

 

一種為氣候的異常變化。素問六節藏象論曰:「蒼天之氣,不得無常也。氣之不襲,是謂非常, 非常則變矣……變至則病……」而禮記曰:「孟春行秋令,則民大疾疫」、「季春行夏令,則民多疾疫」,均說明了氣候的異常變化與「疫毒」之間的關係。而諸病源候論明確指出:「此病皆因歲時不和,溫涼失節,人感乖戾之氣而生病。」故非時的寒暑、疾風、久旱、淫雨以及山嵐瘴氣等是形成「疫毒」的重要原因。


其二,為「癘氣」所感。
「癘氣」泛指有別於六淫、具有強烈致病性和傳染性的外感病邪。明代醫家吳又可在溫疫論中說:「夫瘟疫之為病,非風非寒非暑非濕,乃天地間別有一種異氣所感。」在中醫看來,新型冠狀病毒就屬於這種特殊而暴戾的外邪。

 

傳染途徑多樣 正氣盛衰 決定是否發病  
 中醫學認為,傳染疫毒的途徑多種多樣。自古至今,傳染疫毒的途徑主要有以下幾種: 

飲食物傳染  

 如幼科準繩曰:「小兒痢疾,皆因飲食無節, 或餐果肉食,積而成痢。」可見,不健康的飲食物可致疫毒傳染

飛沫痰傳染  
 溫疫論曰:「呼吸之間,外邪因而乘之。」吳又可謂外邪是「從口鼻而入」;葉天士也說:「溫邪上受,首先犯肺」。可見,呼吸道的飛沫或痰等可致疫毒傳染。

近距離傳染   

 諸病源候論曰:「與患注人同共居處,或看侍扶接,而注氣流移,染易得上,與病者相似。」可見,近距離的接觸也易致疫毒傳染。

污穢濕濁之物  
 污穢濕濁之物的腐敗薰蒸亦可致疫毒傳染,如養生類篡曰:「廳前天井停水不出,主病患」,「溝渠通浚,屋宇潔淨無穢氣,不生瘟疫病」

獸類傳染
 諸病源候論曰:「山內水間有沙虱,其蟲甚細,不可見人,入水浴及汲水澡浴,此蟲著身,及陰雨日行草間,亦著人,便鑽入皮膚。」這是對血吸蟲經皮膚感染而得病的最早論述。另外,蒼蠅、蚊子等也可作為媒介傳染致病。可見,與蟲獸類密切接觸亦可致疫毒傳染。 
 雖然多種途徑均可傳染疫毒,但人體若正氣盛、抗病力強,則不易被傳染致病,反之就易致病。所以, 最終是否發病,取決於人體自身的正氣是否旺盛。

法方藥眾多 強調辨證論治  

 毒感染致病為「疫病」。疫病的證候特點為強「傳染性強」、急「發病急」、似「證候相似」。疫病的治法、方藥均眾多,歷代醫書均有記載,都強調需要辨證論治,治病必求其本。如在外者使之汗解,在裡者宜用吐法或導下,但有些表裡俱病,又治其裡而表證得解。同時,明代的吳又可認為,治疫以逐邪為第一要義,推崇張子和的「攻下法」。他主張「客邪貴乎早逐」、「邪不去則病不癒」。其祛邪之治,重視攻下,主張「急證急攻」、「勿拘於下不厭遲之說」。筆者認為,祛邪的首要是辨識疫毒的寒濕、濕熱等屬性和從化演變途徑,且祛邪的同時勿忘扶正。只要辨證準確,適時應用,截斷疫毒傳變,良效可期。 

 治療疫毒的方劑較多。湯劑如黃連解毒湯、銀翹解毒丸、達原飲、清瘟敗毒飲、普濟消毒飲、人參敗毒散、麻杏石甘湯、射干麻黃湯、桑菊飲、三仁湯、藿朴夏苓湯、甘露消毒丹、宣白承氣湯等。中成藥如藿香正氣膠囊、防風通聖丸、哈萩噴劑、連花清瘟膠囊等。在新冠肺炎治療中得到普遍使用的清肺排毒湯,巧妙組合了傷寒雜病論中的多個良方效方,效果突出,彰顯了古方的現代價值。 

 目前,國際上通過大量研究,發現了一些對疫毒相關的現代多種病毒具有廣譜性抑制作用的中草藥。如有報導指出,廣陳皮、桑寄生、藿香、紫蘇葉、佩蘭等對腸道病毒有抑制作用;黃芩、黃連、黃柏、銀花、柴胡、貫眾、連翹、大青葉、板藍根、含羞草等對呼吸道病毒有抑制作用;多花水仙、接骨木等對 B 型腦炎病毒有抑制作用;板藍根、荊芥、薄荷等對腮腺炎病毒有抑制作用;蒲公英、鴨腳木等對皰疹病毒有抑制作用等。筆者在抗病毒患者的治療中也常用苦參等藥物。需要注意的是,多數中藥的抗病毒作用,往往不是特異性抑制病毒,而是通過調節機體的整體狀態,起到阻止病毒侵害人體的作用。 
 由此不難看出,中醫對疫毒認識系統全面,從疫毒的成因、感染途徑,到疫病的證候特點及治法、方藥齊備,再到歷代醫家不計其數的成功治療案例,均彰顯中醫辨證論治、局部與整體並重的優勢。而中藥複方的「多兵種、全方位」協同作戰,更是戰勝包括目前新冠肺炎在內的各種新疫病的關鍵所在,值得重視和推廣運用。(安徽省皖南醫學院弋磯山醫院中醫科主任 李豔整理)

病毒疫情肆虐 中醫藥火力全開

新冠病毒

一場醫療革命全面啟動救人活命提高治癒率

病毒疫情肆虐 中醫藥火力全開

新冠病毒
▲台灣防疫締造佳績,但中醫藥却難有用武之地。

策劃.採訪.撰文/金麗萍圖/沈清影
  前言:新冠肺炎之亂,點燃一場醫療革命。這次,中醫藥被推上前線,成為戰場上的主帥;結果,遇強則強, 病毒雖然頑強,卻是中醫藥全面鍛鍊提升的重要機會。根據古籍記載,中國歷世歷代,不乏瘟疫肆虐,但正如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
(Nassim Nicholas Taleb在其著作反脆弱所下的結論:「那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中國大陸、台灣共飲中華文化孕育大地的養份,也同享祖先流傳下來的中醫藥智慧;今日,各國抗疫處於等待有效治療的空窗期,全世界正瞪大眼睛,觀看中醫藥如何跨越時空、拿出救人活命的良方。

黑天鵝竄出 中醫藥主帥親征

 面對肆虐全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有人以前所未見的「黑天鵝(Black Swan)」形容它的不可預測性。這一隻竄出三個多月的「黑天鵝」,已明顯在社會、經濟、金融……等各個領域帶來強大的負面衝擊;只是,同一時間,「黑天鵝」卻也創造了正面效益:在中國大陸強勢落實干預治療下,中醫藥於國際的能見度大幅提升。

 隨著疫情由東向西延燒,加速中醫藥進入歐美社會。更傳出美國紐約恐慌搶購,引起當地中醫藥嚴重缺貨;甚至,有人在網路上發言討論:也許,為了對抗新冠肺炎,中國有機會再拱出一名諾貝爾獎得主如中國科學家屠呦呦?

老天出考題 中醫藥請作答

 最近五年,中醫藥在中國大陸被快速推上主流地位。201510月間, 中國科學家屠呦呦以青蒿素獲得諾貝爾醫學獎,揚名國際;2017 年,中國大陸通過實施「中醫藥法」;2018年、2019年,陸續完成頂層設計及執行細則;2019年再向國際邁出大步,WHO將中醫傳統醫療納入國際疾病分類(ICD)》。徒法不足以自行,承平時代,難顯中醫藥的真功夫;現在,老天出考題:新冠肺炎,比SARS傳染力更強的新型病毒,解藥在哪裡?此時,中醫藥奉命接招,除了養生保健,更得拿出救命絕活,提高治癒率。

從哪裡跌倒 從哪裡站起來

 新冠肺炎首度爆發於湖北武漢,致令該地淪為疫情重災區。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站起來,匯聚數千年老祖宗智慧的中醫藥,會是讓中國大陸再度昂首起身最重要的支撐力道嗎?目前,市場上,雜訊很多、懷疑也不少,只是,面對新冠肺炎無特效藥可救的空窗期,中醫藥正與時間賽跑,以拿出「治癒率」,讓老百姓健康起來,由事實說話。

 一直以來,西醫在全球醫療界掌握主導權。此次,中國於國家政策強勢主導下,中醫藥逆行前進,在疫情的最前線,建立中西醫協同診治;相信,當世界傳染病史載入新冠肺炎時,不會遺漏這一道關鍵決策。

中西協作合治 關鍵決策
 新近,從北京健康報今日頭條人民日報》…等各大媒體,一一傳出治癒新冠肺炎的捷報。儘管西方醫療仍多所質疑,但不可否認地,歷經這一波疫情大爆發,正在強力攪動全球醫療的生態系統;而傳統中醫藥卻在當下不斷創造新議題;所以,支持也好、反對質疑也罷,都是直接、間接推升中醫藥一路向上的力量。

中醫藥干預 傳出捷報
 面對疫情猖獗,中醫藥在大陸各省幾乎全面介入。據中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司司長李昱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新聞發佈會上說明,為了抗疫,全國支援武漢支援的醫療團隊裡,有近5000人來自中醫藥系統;同時,全國有97間中醫醫療機構作為定點醫院,參與治療工作;
全中國除湖北以外的地區,中醫藥參與救治的病例佔累計確診病例的96.37%,在湖北地區,中醫藥的參與率也有91.05%。以中醫藥早期干預治療新冠肺炎,對輕症、普通症以及重症、危重症,在臨床上所得具體數據,說明中醫藥的臨床療效。

逆行前進武漢 加入前線救治

 接著,李昱援引光明日報》3 13日的報導指出,針對這次新冠肺炎受創最嚴重的武漢武昌地區,中藥早期干預,已建立具體數據說明療效。
中醫藥早期干預對輕症、普通症的病情控制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司援引光明日報》313日的報導

決戰境外 防疫務要滴水不漏  

 台灣呢。從疫情爆發以來,台灣公衛防疫成果已為全球典範;防疫物資產線全開的機動性,在國際間,升起另一重要亮點。 

 只是,當政府以嚴守為策略主軸,針對確診病例落實嚴格隔離管理, 中醫藥難有用武之地。據榮民總醫院傳統醫學部主任陳方佩表示,在台灣,防疫務求做到滴水不露;所以,中醫臨床幾乎接觸不到確診病人,一般的診所亦然;只要有發燒或相關症狀出現,立刻就會通報送到西醫系統進行隔離;在此標準作業執行過程中,不會有機會插入中藥試驗;事實上,西藥也是如此,像是奎寧,現在也無法進行臨床試驗

養生保健 防禦最佳策略  

 方佩指出,台灣的防疫策略是決戰境外,強制隔離。只是,這不也與中醫藥的「養生理論」不謀而合嗎?中醫強調「上醫治未病」;陳方佩認為,中醫致力於提升自體的抵抗力,防禦在外,不要病毒進入體內。看來,新冠肺炎激發台灣中醫藥更大的揮灑舞台,在於養生保健

瘟疫橫行 累積實戰經驗  

 事實上,大陸確診新冠肺炎病例累計超過八萬人,為中醫藥提供重要的實踐場域。陳方佩指出,在中醫藥裡,從來沒有強調殺病毒,甚至,在歷代典籍裡,也沒有對病毒的描述,並不知病毒為何物。但中國兩、三千年下來,不乏收錄瘟疫記載,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留下祖先面對、解決瘟疫的智慧與方法;此時,對抗新冠肺炎,中國大陸當然要表現,也只有他能表現。根據報載,中國甚至進一步將經驗輸出義大利等西方疫情嚴重的國家,趁勢推廣中醫藥

清試驗方法 精確解讀數據  
 不過,陳方佩也認為,中醫藥在進行相關研究時,大多不夠嚴謹,對於目前中國大陸強調的中醫藥干預治療成果,仍需深入分析所使用的方法及呈現的數據,才能做進一步的解讀。

台灣中醫藥五大意見領袖出列 為新冠肺炎端出解藥-2

前線抗疫指揮官最堅實的後盾

台灣中醫藥五大意見領袖出列 為新冠肺炎端出解藥

前線抗疫指揮官最堅實的後盾

前線抗疫指揮官最堅實的後盾
台北市中醫師全聯會理事長黃建榮、義守大學教授陳旺全、中全聯理事長顧明津、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第19屆名譽理事長林展弘、中醫師全聯會理事長柯富揚等(按採訪時間順序排列/照片由左至右)

文接-1

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第19名譽理事長林展弘

掌握病理轉機 中醫藥備妥全套治療武器

 基本上,中醫稱此新冠病毒為傷寒、瘟病、邪氣或天行時疫的疾病,是為癘氣或疫癘之氣,在中醫歸類為風溫肺熱病,古書對這類疾病都有記載;現在,科學已將它歸類為病毒感染。

風溫肺熱病 現歸為病毒感染

 其實,人體會受到病毒傳染是由於自體腎氣不足、免疫力低落,感受風溫風熱外邪,再加上坐息不正常、飲食貪涼受冷或過度疲勞,便容易被感染;至於感染途徑就是由飛沫、口鼻而入,再侵入呼吸道,中醫稱之為上焦。初期症狀有發熱、惡寒、咳嗽、喘息等等,根據WHO公布的新冠肺炎症狀,中醫以發熱、咳嗽、痰的質量和色澤,還有喘息的狀況,據此將它歸類為是風寒型或風熱型,是躁邪、寒熱、或肺胃熱盛,乃至於嚴重影響到全身神經。

 其中,風寒者除呼吸道症狀外,會有頭痛、身體痠痛、流清涕、清痰。風熱的症狀則有喉痛、鼻涕、黃痰、不易咳出。躁邪型的病人,咳嗽痰更少,也會喉痛、口鼻乾躁的現象,到了寒熱的情況時,口渴會更嚴重。喘症伴隨痰有血絲。到了肺胃熱盛,除了口乾痰黃,開始出現消化道症狀,腹滿腹瀉便祕。

 對於此次新冠肺炎的病理機轉,我分以下角度進行思考。

順應體質 養身保健

 中醫注重平時保健調養,要針對體質因勢利導,順勢而行。如此,才能把自體免疫調到最理想狀態。首先,要避免淋雨受寒,在天氣變化時,記得添加衣物,避免過度疲勞,或過度酗酒,休息充足,室內空氣保持流通;飲食清淡,避免太油膩及魚蝦等易致邪熱的食物;當然,面對呼吸道症狀,需禁菸。

普濟消毒飲十四味藥 清熱解毒驅風散邪

 至於普濟消毒飲也是治療流感很典型的方子,但比較偏重在頭面的炎症,比如大頭瘟、腮腺炎、急性扁桃腺炎,或呼吸道炎症,分型屬風熱邪毒,出現惡寒發熱、頭面紅腫、口乾舌躁。普濟消毒飲的十四味藥,其中,有六、七味是抗病毒的藥,其他也有抗菌殺菌作用,所以,這十四味藥的組成具有清熱解毒驅風散邪的功效。但使用於這次新冠病毒一定要考慮到呼吸道的問題。普濟消毒飲偏重在上方,到了下呼吸道,需要其他配方進行增減考慮。

一針二灸三用藥 針灸療效不言可喻

 論及針灸,也很有效果。面對急病患者,中醫的武器是:一針二灸三用藥。面對呼吸道的問題,我們考慮的是走太陰和陽明經,以此穴道為主,再配合肺舒穴的膀胱經,可以取得很好的治療效果

 手臂,中醫會考慮合谷、曲池穴,有清熱作用,還有手掌的魚際穴、手肘的尺澤穴,這些都是我們呼吸道疾病常用的;至於有喘證,就會考慮到背俞穴,藉以緩解氣道肌肉緊張情況,改善喘的症狀;如果發高燒就會加大椎,以瀉熱醒腦,大體以此為主,再隨症狀表現配合其他穴道。而急性發炎時,我們會在耳尖放血,有退熱消炎、抗過敏抗感染的作用,還有腎上腺與內分泌,這兩個穴道具有三抗一退,抗過敏、抗感染和退熱。

 對於急性炎症,耳穴是必用的;自己可以貼穴,中醫可以做耳針

穴道按壓 動手DIY

 以上大部分的穴位,需要醫師協助;至於民眾自己,則可以時常按壓合谷與足三里,這兩個穴道,一個在手、一個腳。合谷是治療感冒的重要穴位,能提高自體免疫力,可以鎮靜止痛、清熱解表,所以,一般感冒、流感咽喉發炎、扁桃腺炎、支氣管炎、哮喘、慢性鼻炎與過敏性鼻炎等,這個穴道一定會用到。

 第二個穴道是足三里,它也可以調節自體免疫能力,增強扺抗力。足三里是胃經的穴道,其實中醫對胃或消化系統非常看重,脾胃強壯,其他臟器滋養就會足夠;所以,足三里俗稱為長壽穴,基本上能達到補中益氣、通筋活絡、扶正驅邪的效果。這兩個穴道一個在手一個在腳,自己可以常做按壓。

中醫師全聯會理事長柯富揚及中醫師全聯會

強化中西醫整合治療 抗疫致勝關鍵 

 中醫強調預防醫學,重視將人體調整成良好狀態,以抵禦病毒細菌等入侵威脅;至於已遭感染的病人,透過中西醫的整合治療,會有更佳的康復效果。

 過去數千年來,中醫在華人地區對於溫疫病症有豐富的治療經驗;在臺灣SARS情爆發期間,中醫也有不錯的治療成績,且實施中西結合治療SARS醫院,更創下零感染的紀錄;因此,建議民眾除了要優先完善自身的防疫工作外,搭配充足的營養、睡眠,以及透過中醫調理身體,存足有效強化預防新冠肺炎的資本。

溫疫病因 來自疫癘之毒

 造成溫疫的中醫病因一般稱為癘氣或疫癘之毒,常見的病因有風寒、寒濕、風熱、溫熱、濕熱、寒燥、溫燥等邪毒。新冠肺炎病原為冠狀病毒COVID-19),一如SARS,也發作於冬春之際,然而新型變異的COVID-19,傳染力勝過SARS,毒性也降低許多。

 依據中國大陸衛健委擬定公告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對於新冠肺炎分期辨證,初期為「寒濕鬱肺」,即病人出現由「表寒濕邪入肺,造成肺氣鬱而化熱」的證狀,且很少出現皮膚斑疹,以及後期動風痙厥譫語等神經症狀,也不似典型溫熱或濕熱毒邪所致的溫病,這些都與傳統濕溫毒邪造成的溫病疫疾表現不同,比較近似於前次冠狀病毒所致SARS歸屬「寒濕毒邪」,不似風熱、濕熱等病毒現象。

新冠病邪盛 衛外而固防入侵

 從疾病的發病病機來看,中醫認為外邪必須在人體正氣虛、抗病力弱時,才能入侵人體發生疾病;當邪毒強盛時、正氣略弱者,染病率與死亡率均將大幅升高,由新冠肺炎臨床表現,我們可確認它是病邪較盛的疫疾,因一般人染疫病時病狀相似,因此,在一般外感與內傷病所強調的體質辨證論治就較不重要;反之,因臨床傳變迅速,針對邪毒病因傳化之病程分期分證的辨證論治就成為治療本病的關鍵重點。

 中醫對於新冠病毒的防治方法認為,身體生理機能是建構在臟腑經絡正常之營衛氣血循環上,當臟腑經絡機能正常時自能溫分肉、實腠理,達到衛外而固,邪毒不侵之健康狀態。而營衛氣血運行是依照人體自然太極陰陽生理時鐘調節,配合飲食水穀精氣之攝入來維持恆定。當起居作息不固定、飲食無規律與節制、身心經常過度勞作,必使經絡氣血循行失常,邪毒乘隙而入。

擬體質調理處方 忌不當用藥降低免疫力

 此際,醫護人員在第一線對抗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身心壓力極大,感染機會又高,必須長保精神飽滿愉快,在正常規律作息、運動與飲食下,才能維持正氣不虛,邪氣不入,疾病不生之養生保健目標。如有慢性疾病免疫機能不佳,或工作生活環境需要接觸不特定群眾而有感染危險者,可依照疾病及個人體質狀態擬定體質調理處方。必須提醒的是「不宜長期大量使用治療急性發炎之苦寒性清熱解毒藥物,以免抑制胃氣及衛氣,如降低免疫力,反而易致感染或生病變。」建議中醫院所醫師可以益氣固表加辛溫清宣透表解毒的中藥處方。

本文相關連結
—–衛福部中醫藥司—–

銀翹散 

https://dep.mohw.gov.tw/DOCMAP/cp-866-5636-108.html

麻杏甘石湯麻杏石甘湯

https://dep.mohw.gov.tw/DOCMAP/cp-866-5554-108.html

麻杏薏甘湯

https://dep.mohw.gov.tw/DOCMAP/cp-866-5555-108.html

甘露消毒丹

https://dep.mohw.gov.tw/DOCMAP/cp-866-7085-108.html

普濟消毒飲

https://dep.mohw.gov.tw/docmap/cp-866-5694-108.html

九味羌活湯

https://dep.mohw.gov.tw/DOCMAP/cp-866-5550-108.html

六味地黃丸

https://dep.mohw.gov.tw/DOCMAP/cp-866-5524-108.html
平胃散

https://dep.mohw.gov.tw/DOCMAP/cp-866-7161-108.html

台灣中醫藥五大意見領袖出列 為新冠肺炎端出解藥-1

前線抗疫指揮官最堅實的後盾

台灣中醫藥五大意見領袖出列 為新冠肺炎端出解藥

前線抗疫指揮官最堅實的後盾

前線抗疫指揮官最堅實的後盾

專題企劃.採訪/金麗萍 整理記錄/沈文生 攝影/鄭賜生
 前言:防疫如作戰,一套完整的作戰策略,則是致勝關鍵。此時,全球防疫人員站上最前線,繃緊神經,以最嚴格的方式防堵隔離確診案例,防堵是「必要」卻非「唯一」的戰略,它的目的是以時間為大後方換取空間,面對一場長期戰役,建立全體最佳戰力。在新冠病毒肆虐下,如何讓身處大後方的廣大民眾備足戰力,成為前線抗疫英雄最堅實的後盾?中醫藥的治病及調養體質,是這個社會不可少的另一股重要聲音。為此,本刊副社長兼總主筆金麗萍特專訪台灣中醫藥界五大意見領導:台北市中醫師全聯會理事長黃建榮、義守大學教授陳旺全、中全聯理事長顧明津、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第19屆名譽理事長林展弘、中醫師全聯會理事長柯富揚等(按採訪時間順序排列/照片由左至右),數十年的臨床、教學經驗,他們如何看待「新型」冠狀病毒?援中醫古籍辨證論治中早有記載的病證,成為支應前線、大後方的抗疫英雄。

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理事長黃建榮
辨證論治 對症下藥

 中醫的精髓是辨證論治,必須按照病患的證型進行分期,並使用不同的方子,不宜直接以既有的方子一體適用。

 對於新冠病毒,之所以有人會提及普濟消毒飲,是因為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會攻擊到咽喉下方的黏膜細胞,這時,銀翹散、普濟消毒飲等,是最常使用的方子;在遭病毒感染初期,病患出現喉嚨痛、咽峽炎的症狀,此方確有一定程度的效果,其他如口腔發炎,也有效果;但如果沒有上述症狀就貿然使用,不易見效。

 當病毒進一步攻擊肺部細胞時,麻杏石甘湯的效果相對較佳。在診間,有一些醫師看到患者在後期,呈現濕熱證型,出現舌苔白厚的現象時,這時病毒已經深入到肺部,再服用表層預防的藥物,就不太合適了。這時,有一些處方建議使用麻杏石甘湯(麻黃、杏仁、石膏、甘草)之類的方子,因為薏苡仁是考慮它的濕熱證型。

 這種病證,我們在SARS其間也曾遇見過;當時,我就看過病患的舌苔發生白厚現象,所以,提供患者甘露消毒丹。
 我認為,開立處方之前,最好由醫師進行辨證論治,需先了解現在的病程在哪一個階段,才能對症下藥。一般民眾若隨意買草藥進行服用,有時甚至會造成反效果,比如涼性的吃太多,就會影響正氣,也就是抵抗力;而有些藥的功效是消退發炎,就是減少免疫系統運作。

中醫辨證論治 先看病證屬於哪個階段

銀翹散、普濟消毒飲:用於初期病毒攻擊咽喉下方的黏膜細胞時使用。

麻杏石甘湯:病毒深入肺部,處理肺部發炎與濕毒的問題。
甘露消毒丹:舌診白厚,SARS給方。

義守大學學士後中醫學系教授陳旺全

治療新冠病毒的全新思維

 以中醫而言,引起疾病的機轉,只有六因,分別是風、寒、暑、濕、躁、火;就目前肆虐全球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而言,它是一種肺熱病,因有風熱病毒侵襲至肺。新冠病毒如何防患?黃帝內經提及:中醫講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邪勝正虛時,才會導致此病。

認識病理轉機 判讀病情 

 按中醫的辨證論治,新冠肺炎確有輕重之分。首先,必須認識病理機轉,人類的呼吸道有上皮細胞,很容易與蛋白血管緊張素(ACE-2)結合,一開始,不會馬上發病,就看你的抵抗力、免疫力如何;如果,免疫力好,身體即能判斷這個ACE-2不好,已經侵襲到我們呼吸道了;但免疫力差者,就沒有警覺,讓ACE-2侵入後,再去感染其他細胞。

 我用一個簡單的比喻,ACE-2好比是一名帥哥,一旦用手把他牽進來,免疫細胞就會接受他、沒有防衛;這時,其他上皮免疫細胞看了羨慕,就開始爭搶,結果,免疫細胞與免疫細胞之間,互相攻擊,致使免疫風暴產生。免疫過強會產生免疫風暴,所以免疫適當就好,太強、太弱都不宜。

先緩解病證 再對症精準下藥
 如果,我們注意疫情發展,可以發現為什麼這次死亡病例多半是糖尿病、肝病或其他慢性病患者?原因是這些患者,本身就很虛弱,病毒趁虛而入,由輕微咳嗽,接著有痰、咳血、胸悶到呼吸窘迫,病情慢慢加重,甚至產生毒素,併發如氮質血症Azotemia,很快生命就結束了。

 所以,論治一定要辨證實治;第一個重點是先治標。得病時,不是急著想要殺死病毒,應該先進行症狀緩解,不要讓病情惡化。

 所以,當風熱病毒已經侵襲到肺部,首先要舒風清肺,讓它不要咳嗽,最常使用的處方就是銀翹散;然後,根據辨證再加荊芥等其他藥,目的在於強化抑制病毒,抑制病毒DNA合成。

循序漸進 抑制病毒複製

 第二,寒熱都在胸部,病患咳嗽不止、痰也多,才用麻杏甘石,再加上黃芩、桑白皮等,目的在於抑制病毒複製,阻止它產生聚合酶。這是辨證病情加重時的論治策略

 第三,當重症氣陰兩虛時,就要益氣養陰清熱化毒,竹葉石膏湯是先煎之後把石膏拿掉,利於退熱抑制病毒;再加上地骨皮等其他相關藥,抑制病毒的複製

防止病毒入 哪些中藥成分有效?

 事實上,最重要的是如何防止病毒侵入人體細胞,為此,我找到一些藥材如牛膝、夏枯草。中藥分有高分子及低分子量,經過臨床試驗,證明具有抑制病毒DNARNA生命週期的能力。

 第一,黃酮類,存於茶和薑蔥蒜內,有黃酮類就是低分子量。蔬果薑蔥蒜等根莖類都具抗氧化,可消除自由基的活性,沒有氧化、自由基在體內,自然不會生病。

 第二類,可抑制病毒複製,干擾病毒與素子細胞的黏附與結合,如此人體就不會生病。

 第三蒽醌類,可追殺病毒、抑制病毒複製、增加干擾素的生成。

 再者,就是多醣體,我們提及黃酮類是低分子量,多醣體則是大分子物質,它不是真正醣類,因食用過多的醣類有害身體。多醣會隨著我們人體細胞演變,如我們食用澱粉後,會轉換成葡萄糖,然後再變成肝醣,它的衍生物也是蛋白,有能力抑制病毒。

 阻止病毒進入宿主細胞,再來,就是抑制病毒複製;而抑制病毒複製所需的蛋白酵素,以菊花效果最佳。

靠免疫細胞 擊退病毒

 病毒會閃躲免疫反應,因為怕被吞噬。我們調節細胞反應誘發干擾素分泌,像消除自由基、預防醣類等等,因為干擾素Interferons)出來,就能殺死病毒。

 換言之,增強抵抗力可以產生合適的免疫力,促進白血球的吞噬能力、淋巴球細胞的轉化力,在此,南五味子、何首烏等,都有功效。
 病毒不宜圍堵,要提升人體免疫力,睡得著、吃得好、想得開,讓五臟俱全、不生病。於此,四君子人參、白朮、茯苓、甘草煎煮對肺、胃都有幫助;再來,是六味地黃丸,小孩出生的第一方就是它,對免疫力很有幫助。牛蒡、丹參、南五味子、洪景天、黃耆、靈芝,如何搭配?必須根據病證進行適當調整。至於普濟消毒飲,對部分症狀具有緩解效果。

全聯理事長顧明津

終結病毒肆虐 中醫藥捨我其誰

 新近爆發的新冠病毒,更加說明未來中醫藥將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中醫源自祖先智慧。後漢張仲景的傷寒論提及,對於病症誤判,會有後遺症辨證,將由表症變成裡症,陽症變成陰症,尤其是直中三陰最可怕。這次新冠病毒疫情的死亡案例白牌計程車司機,正是直中三陰
通透傷寒論 力抗新冠肺炎

 我認為,若能將傷寒論的觀念透過生活化的見解,加上病例彙整,形成研究風氣,可望大幅降低流感致死率。我甚至可以篤定地說,任何流感包括腸病毒、手足口病等證型,經過中醫治療,三至五天症狀即可消失。這次新冠肺炎,武漢第一批醫生自己也染病,但何以存活下來?正是以中藥治癒。

 中醫對於百病都可以分四型以上,但因分型愈多愈難控制,所以,出現統包的作法,我個人接受此觀念。統包即是直接將一些方子加在一起,煮成湯飲用,保護別人、也保護自己。我的統方就是九六平,將九味羌活湯、六味地黃丸、平胃散三個藥合在一起,而此一名稱是由中醫傳統醫學會理事長賴鎮源命名。

統方九六平 在台灣平胃散是主劑

 為什麼我大敢使用「九六平」?是從傷寒論論及三陽三陰而得,其內說明現在統稱的流行性感冒,或各種外感症。台灣位於東南方,平胃散是主劑,所有藥都不下,光吃平胃散,也會好很多;而九味羌活湯具吸毒作用,能治所有感冒,溫病熱病,從頭到腳出現的症狀都能治,症寒狀熱、頭痛嘔吐、口渴,也適用,可以是無汗或有汗,因為它裡面有九個活、防風、蒼朮各3克細辛,川芎、白芷、生地黃、黃芩、甘草,生薑、蔥白克),可以調整體質;至於六味地黃丸,有些體質衰弱,不是腎虛就是脾虛,甚至下三陰裡面包括肝腎,最主要是讓它把腎水供應充足,讓腎功能的先天與肺功能的後天得到天地交融,將此三方統包,就可以控制疫情了。
 所以,若能找中醫辨證最好;若有困難,可以用九六平,我不能說它是最好,但效益最高。

能量醫學 關鍵在能量的源頭

 我認同能量醫學,但必須先弄懂中醫的經絡。能量醫學是中醫針灸實體的展現,能量醫學就是中醫針灸經絡循行的發揮,問題是能量不足時怎麼辦?中國人講求打通奇筋八脈。祖先扎針,重視下針的感覺,扎針後,只要得氣就停。中醫扎針如魚吞,下針後,扎到點發現被吸入,就對了。所以,我扎針只扎一次,因為扎一針沒效,就表示沒效。

漫談金針取穴

 中醫的精 髓就是辨證論治,有什麼證就下什麼針;若是沒病,是屬於公孫內關證的體質,就扎內關、公孫就好。什麼體質扎什麼樣的穴,這就是金針取穴的精髓;如果已衰竭呼不到氣,就在合谷內關扎針。

 至於按摩穴位是最簡單的。胸口不舒服,就在三中揉一揉、拉一拉;再來,就按壓合谷、內關、外關、三里,八脈交會線按一遍。

 目前,新冠肺炎所引起的肺纖維化,在西方醫學而言,已屬不可逆;但在中醫,卻不盡然,關鍵在於如何提供氣血給已經纖維化、硬化、鈣化的肺和肝。

 何以稱「金針取穴」?古時候在還未演化至使用金針時,研究出最好的針是馬口鐵,比較不痛,而且,針都是重復使用。後來,冶金技術越來越進步,真是用黃金針灸,才統稱金針,所以「金針取穴」是個代名詞,而不是一定使用金針。
 養生保健針不如灸。以前不但不能隨意放血,連扎針都不輕易進行;扎針之前先溫針,以前的針,要扎之前是先含在嘴裡;現在,可以把針進行適度保溫,使用時,再取出來。

文轉-

黃連素可減少結直腸腺瘤復發

本報訊(特約記者袁蕙芸)近日,國際學術期刊柳葉刀胃腸病和肝病線上發表了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消化科房靜遠團隊牽頭完成的研究論文。該研究證實了中藥黃連的提取物小檗堿(黃連素)具有一定預防結直腸腺瘤切除後復發的作用。

 結直腸癌是常見的惡性腫瘤,90%以上的結直腸癌來源於結直腸腺瘤。腸鏡下切除結直腸腺瘤可預防結直腸癌,但切除復發率達30%以上、3年復發率約50%。國際上一直在研發化學預防結直腸腺瘤復發的藥物,但藥物多因為副作用或價格昂貴而難以普及。

 房靜遠研究團隊納入近期診斷腺瘤並進行全部腺瘤切除的患者,並通過區組隨機化方法將患者按1:1 比例隨機分配至服用小檗堿組(每天兩次,每次0.3)和安慰劑組。患者在隨訪期內至少完成一次腸鏡檢查,直至診斷出腺瘤復發或是最後一名入組患者達到兩年隨訪點為止。在最後完

成隨訪的891患者中,小檗堿組15536.1%)、安慰劑組有216例(46.8%)在隨訪期內出現腺瘤復發;小檗堿組有18342.7%)復發為息肉(包括腺瘤和鋸齒狀病變),安慰劑組有255(占55.2%)。復發為高危的進展性腺瘤者,兩組分別153.5%)和265.6%)。由此,研究可知服用小檗堿可安全有效地降低結直腸腺瘤復發的風險。

 這次大規模的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臨床試驗研究,由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牽頭,解放軍總醫院第七醫學中心、天津醫科大學總醫院、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廈門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南京大學醫學院附屬鼓樓醫院、同濟大學附屬上海第十人民醫院的消化科協同完成。

 此前,房靜遠團隊較早前在國際上首先證明了服用葉酸可預防50歲以上人群結直腸腺瘤的發生。

機會不等人 慈大後中醫3/23開始報名

 慈濟大學109學年度學士後中醫學系招生,將於323日至27日開放報名,一律採網路報名,招生簡章可至慈濟大學網頁下載,凡具學士以上學位者,對中醫藥有興趣者皆可報名,有志成為中醫師者,把握機會,錯過你就只能再等一年。

 慈大學士後中醫學系修業五年(含西醫見習、中醫實習),採單獨招生,採網路報名,繳費後填寫報名表連同應繳資料以限時掛號郵寄或親送慈濟大學教務處招生組,才算完成報名手續。預計於5月30日進行筆試,考試科目有國文、化學、英文、生物學四科。

 慈濟大學學士後中醫學系2012年獲准招生,為國內最晚設立的學士後中醫學系,林宜信主任表示:「慈大後中醫學系創立迄今已有三屆校友,全數通過國考取得中醫師執照,並全數就業,臨床服務備受好評。本系教學特色為中西醫並重,除著重中醫基礎及臨床教學外,並配合現代醫學教育,以問題為導向之課程,加強實證醫學的訓練,以達到中醫為軸西醫為輔之臨床診斷與治療。」

 慈大後中醫學系擁有慈濟醫療志業七家醫院堅實後盾,中西醫基礎與臨床師資完備,學生必須同時到西醫見習和中醫實習。慈大良好的學風、扎實的教學,讓後中醫學系歷年國家考試及格率高於全國平均,前面幾屆的學生國考目前都已經100%通過,並連續三年(106年第二次及107年第一次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高等考試中醫師第一階段榜首、108年第一次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高等考試中醫師第一階榜首)皆拿下國考榜首。

  慈大後中醫學系招生相關訊息可至慈濟大學網頁查詢(http://www.enroll.tcu.edu.tw/?page_id=62

 “摘自慈善新聞網”

 

普濟消毒飲的時代價值

歷代瘟症中醫藥經典解方

普濟消毒飲的時代價值

歷代瘟症中醫藥經典解方

文/金麗萍

 瘟疫,形同人類天敵。最近,一場武漢肺炎,令全球陷入浩劫。事實上,早在3500年前,聖經裡,早已預言瘟疫所將帶來的疫情。而西元1200 多年的中國金元朝時期,一場名為「大頭瘟」的瘟疫爆發,造成大流行;為治療瘟疫,金元朝名醫李東垣創立普濟消毒飲。800多年來,面對流行瘟疫,普濟消毒飲救人無數,歷世歷代,被視為瘟疫良方。

 根據文獻記載:「泰和二年四月,民多疫癘,初覺憎寒體重,次傳頭面腫盛,目不能開,上喘,咽喉不利,舌乾口燥,俗云大頭天行」。在那個時候,老百姓病得很嚴重,更因具有高度傳染性,街坊鄰舍不敢往來,記載中所言:「親戚不相訪問」。尤其,民眾一旦染病,大多死亡。

 

力抗瘟疫 古今皆然

 事隔800多年,人類走向高度文明,並實現天涯若比鄰的地球村。但一場武漢肺炎大爆發,世界彷彿回到800多年前,重現「親戚不相訪問」的景象。截至2020年2月2日的統計資料顯示:全大陸確診病例達14380,死亡人數為304;相較於800多年前染病者,大多死亡,現今,瘟疫的死亡率大幅降低,可見數百年來,人類醫療界力抗瘟疫所付出的努力。

 

「仙方」稱之 足見療效

 只是,時勢造英雄,金元朝流行的大頭瘟,卻打響了李東垣及他所創立普濟消毒飲的名號。古籍中稱:「遂處此方,服盡癒」,顯見它的療效;於是,老百姓們稱它為「仙方」,甚至在交通往來處的石碑上,刻印「仙方」二字,以為紀念。

 至於普濟消毒飲的方子,原書記載為:板藍根、黃芩、黃連、陳皮、甘草、玄參、柴胡、桔梗、連翹、馬勃、牛蒡子、薄荷、白僵蠶、升麻、柴胡、桔梗

 而根據李東垣的解釋,用黃芩、黃連味苦寒,瀉心肺間熱以為君;玄參苦寒,橘紅苦辛,甘草甘寒,瀉火補氣以為臣;連翹、黍粘子(就是牛蒡子)、薄荷苦辛平,板蘭根味苦寒,馬勃、白蠶味苦平,散腫消毒定喘以為佐;升麻、柴胡苦平,行少陽、陽明二經之陽氣不得伸;桔梗辛溫為舟楫,不令下行,為載也。

 

千古良方 抗瘟新思路 

 800多年前,普濟消毒飲確實提供治療瘟疫的思路;現在,更於中醫藥界廣為應用,援以對抗腸病毒、流感等傳染病;而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中醫科主治醫師吳宛容並曾特別提及普濟消毒飲的口噴劑,可有效緩解喉嚨不適。
 此刻,武漢肺炎疫情猖獗,再加上流感盛行時節,普濟消毒飲在非常時期對於緩和疫情及防疫所可能創造的貢獻,相信更是不言可喻。